http://www.calcuprugby.com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明确中小学教师有一定的教育惩戒权

近日,广东省尝试立法赋予教师教育惩戒权,明确“戒尺”的尺度。2019年9月24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草案》明确,对学生一些违规行为,教师可以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

据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官方网站24日介绍,在24日召开的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上,会议听取了广东省政府关于《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的说明。据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官方网站发布的相关文件显示,该《条例》中明确了教育惩戒相关事宜,根据《条例》规定,中小学任课教师在一定条件下,可以采取责令学生站立、慢跑等教育惩戒措施。教育专家表示,罚站罚跑这类惩戒好比一把高悬的剑,对学生有威慑的作用,却不一定要用这把剑去刺谁。

早在2019年4月,广东省公布的《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就曾引发热议。当时公布的《草案》提出,“中小学教师对学生上课期间不专心听课、不能完成作业或者作业不符合要求、不遵守上课纪律等行为可以采取一定的教育惩罚措施”。但教师具体该如何行使惩戒权,《草案》并没有作出具体规定。

广东拟立法明确教育惩戒权

此次提交初审的《草案》则对此进行了细化。《草案》明确,对中小学生在上课时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尚未达到违纪处分的行为,教师可以采取一定的教育措施。

学校老师有没有权对不听话的学生进行罚站等处罚?近日,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布的信息显示,广东省正在研究制定相关规定,明确中小学教师有一定的教育惩戒权。消息发布后,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表示,近年来老师越来越难管理自己的学生了,有的时候,真希望老师能够打打孩子,或者至少让孩子罚站一下,一定的教训对于孩子的健康成长不是坏事。如果今后有了相应的政策规范,当家长的也能更加放心。

例如,中小学校学生在上课时有用硬物投掷他人、推搡、争抢、喧闹、强迫传抄作业等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行为,尚未达到给予纪律处分情节的,任课教师应当给予批评,并可以采取责令站立、慢跑等与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相适应的教育措施。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广东省政府确实已将涉及中小学教师教育惩戒权的相关文件提交到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

2019年9月24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草案》明确,对学生一些违规行为,教师可以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中小学校学生在上课时有用硬物投掷他人、推搡、争抢、喧闹、强迫传抄作业等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行为,尚未达到给予纪律处分情节的,任课教师应当给予批评,并可以采取责令站立、慢跑等与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相适应的教育措施。对于立法赋予教师教育惩戒权,明确“戒尺”的尺度的条例,你怎么看?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官方网站24日发文称,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9月24日至25日在广州召开,会期两天。会议听取广东省政府关于《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的说明。

熊孩子在学校调皮捣蛋,老师想管却不敢管,是近年来教育领域的一个尴尬情形,老师不敢惩戒学生的现象频频引发热议。也因此,近年来,类似“把戒尺还给老师”的呼吁颇多,赋予老师合理的惩戒权几成共识。然而问题在于,这些“好意”教师们只能心领,没有法律撑腰,教师仍会心存顾虑。而通过立法的形式,赋予教师惩戒权,就是要打消教师的顾虑,既规范了教师惩戒权的尺度,又保证了教师的合法权益,值得借鉴和推广。

广东省教育厅厅长景李虎在相关汇报说明中介绍,目前,广东省存在部分教师对于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的学生不敢管、校闹难处理等问题。为此,需要坚持以问题为导向,总结经验,提出对策,通过制定地方性法规提升制度措施的刚性。

首先,通过立法的形式保障了教师无后顾之忧地展开惩罚、训诫,保护其免受家长、学生的无端纠缠和非难,也给教师惩戒学生一定的参考标准,杜绝老师乱体罚学生行为的发生;其次,为家长划定了行为界限,当老师行使惩戒权时,家长不能横加指责和随意干预,树立了教师的权威,减少了家校之间由于教育惩罚引发的矛盾;再次,老师拥有惩戒权,对学生错误的行为进行处罚,学生会产生敬畏心理,不敢触犯校规校纪,更不敢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对学生更好的教育和引导,有利于学生的成长和发展;对于校方而言,惩戒权宣示办学立场,重申了严肃校风校纪的态度,有利于维护正常的教学秩序。

其中一个对策,就是赋予教师一定的教育惩戒权。但什么是教师惩戒权,具体该如何行使?在此次提交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的《条例》中规定,中小学校学生在上课时有用硬物投掷他人、推搡、争抢、喧闹、强迫传抄作业等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行为,尚未达到给予纪律处分情节的,任课教师应当给予批评,并可以采取责令站立、慢跑等与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相适应的教育措施。不得对学生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

但是,我们也该应看到,通过立法的形式给与教师惩戒权,在落实的过程中难免也存在一些问题,也会给惩戒权的落实带来一些困难。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官方网站发布的文章显示,这是广东在全国率先尝试用立法赋予老师教育惩戒权。

首先,这种立法形式赋予教师惩戒权,势必也会带来公众的质疑,甚至是家长担心教育惩戒权乱用会带来变相的体罚,担心孩子的健康发展;

安保人员必要时可查验在校人员身份

其次,实施草案还缺乏具体的标准和细则,例如学生什么样的行为可以进行惩罚,惩罚的尺度怎么把握,缺乏具体标准,让老师实施惩戒权的过程中把握不好度;

威尼斯网址开户网站,此外,《条例》中规定,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学生违反学校安全管理制度的,学校应当批评教育,可以由监护人陪同在学校写检讨书,并由监护人签字;情节严重的,应当给予纪律处分;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根据学生违纪的情节、后果和影响,可以给予直至开除学籍的处分。对于有不良行为的未成年学生,由其监护人陪同在学校进行专门法制教育。

再次,既然赋予了教师一定的惩戒权,如果缺乏有效的监管,也会存在教师乱用惩戒权,造成不公平现象的产生。

针对学校的安全保护问题,《条例》规定,校园门前地面应当施划、设置禁止停放车辆、摆摊设点的标线、标志,设置防冲撞设施。

第一,加强舆论的宣传,获取家长与社会的理解与支持。惩戒是基本的教育手段,多数老师对孩子的批评、管教与惩戒都是为了孩子好,否则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家长在管教孩子时还经常发生冲突,老师在管教孩子的分寸拿捏上出现一些瑕疵就更能理解了。这时就更需要给老师多一些宽容。也只有家长真正的支持与包容,老师才有胆量与勇气管教孩子,惩戒权才能真正落实,教育与孩子也才能真正健康发展。

与此同时,学校安全保卫人员在必要时可以查验在校园活动人员的身份。学校安全保卫人员认为进入学校的人员可能非法携带枪支、弹药、管制刀具或者爆炸性、易燃性、放射性、毒害性、腐蚀性物品以及其他危险物品时,可以对其所携带物品进行查验。

第二,优化立法草案教师惩戒权的细则。教师惩戒权的落实需要保证足够的可行性与包容性,尤其是在惩戒权与违规体罚的界限认定上,应给足够的包容,对于惩戒权的范围,惩戒的形式和内容进行详细规定,确保其法律依据的科学性。

对于幼儿园和小学一、二年级等低龄儿童放学回家的安全问题,《条例》中规定:幼儿园和小学一、二年级应当建立学生接送交接制度。监护人或者监护人委托的人不能按时接送学生的,学校可以按照规定提供照管服务,不得将学生、幼儿交给其监护人或者监护人委托的人以外的人员。

第三,学校对老师使用教育惩戒权要有监管,要对体罚学生的行为给予严厉的惩罚。如此,才不会使教育惩戒权偏离轨道,甚至变异为体罚。同时,还需要给学生表达诉求的渠道,比如学生觉得被老师惩罚重了,可以提出诉求,学校要给予回应,以此化解学生心中的郁结。

专家称应明确区分惩戒与体罚

最后,通过家校联合,树立正确的教育观。家长和学校要一起努力,正确看待孩子的成长,加强老师和家长的沟通和合作,这样才能让孩子真正健康成长,从而也减少家校矛盾。

北师大教育学部教授余雅风曾发文对惩戒与体罚作出区分。据余雅风介绍,体罚是指通过身体接触等,使学生身体感到痛苦的特殊惩戒方式。

更多2020年公考内容,请查看中国教育在线公共服务平台:网址链接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北青报记者,教育惩戒立法的必要性是很明确的,但需要对校园安全条例与教育惩戒规定在概念上加以区分。《条例》中投掷他人、推搡、争抢、喧闹、强迫传抄作业等不良行为,是作为可能诱发校园安全问题被考虑进去,但这些行为的违规程度亟待进一步的清晰界定。

在教育惩戒方式层面,《安全条例》明确规定,采取责令站立、慢跑等与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相适应的教育措施,以及不得对学生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

储朝晖研究员表示,对惩戒与体罚作出明确区分,是必要的;不能对学生进行体罚,更是毫无疑问的;而惩戒好比一把高悬的剑,有威慑的作用,却不一定要用这把剑去刺谁。如果能使用其他方式解决学生存在的问题,何必要使用惩戒呢?不同的老师有不同的教育智慧。储朝晖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威尼斯网上投注官方网站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